蚊子呵呵呵呵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废城14区【1】

那个可怜的男人还在徒劳的奔跑着。

他已经记不清也无心关心他已经跑了多久,但可以确定的是他已经到了极限了,他的眼前一阵一阵的发白,喉咙里渗出丝丝腥味,体内拼了命为他全身供给氧气的器官似乎在下一秒就要爆裂看来。可是——可是身后那个怪物依然穷追不舍,他(她?)似乎不会感到疲劳,一点一点的缩短着他们之间的距离。男人甚至能感受到背后那股凉意在一点一点变强烈,突然间,那股凉意变成了剧烈的疼痛……男人的嚎叫,身体被撕裂的声音,血肉飞溅的声音都混在了一块……裹挟着浓烈的血腥味回荡在狭窄的通道中……

 

 

一辆车正以明显超速的速度飞驰在破烂的公路上,路旁是望不到头的单调的荒漠,一看就是鸟不拉屎的地方。

那辆车是已经很少见的燃汽油的型号,它正一边发出其独有的轰鸣一边沿途播撒二氧化碳。车窗里不断传出能炸厕所的摇滚乐,坐在驾驶座上的那个叫Kern Young的家伙正亢奋的随着音乐大声哼唱(虽然他唱得完全不在调上)。这个家伙有着一头棕发,几撮毛豪放不羁的翘了起来。他的右脸颊上醒目的嵌着一大块铁皮,一直延伸到脖子以下。哦对了,他的右眼和右耳甚至也是铁皮做的替代品,听他那明显的有些机械感的声音,恐怕他的声带也不是原装的。他的驾驶风格也同他本人一般亢奋夸张——每到转弯处都甩出一个极为夸张的弧度。而两位乘客的情绪明显就低沉了不少。

副驾驶座上的那个红发男人是Frasier Hunter,他穿着条黑色背心,套了件夹克,隐隐透出身上的肌肉疙瘩。Frasier他正在后悔他在上车前忍不住多吃了那么几个三明治,如果他现在不处于极度不适的状态中的话他绝对会把开车的那混账扔进荒漠里去,可惜他目前能做到的只有不停的侮辱Kern的祖宗十八代。

至于后排的那个叫Alban White的家伙,他把自己裹在一件黑色大衣里,留着一头连女孩都会羡慕的漂亮的淡金色长发。一路上他没发出一点声音也没有露出什么表情,任由自己在后排被颠的东碰西撞,前排的两人也只把他当空气。

大概又开了半个小时,周围出现了一些星零的破屋子。远处荒漠和天空的交界处隐隐露出城市的轮廓。这里是一片因为各种原因国界模糊的混乱地区——不存在法律的暴力天国。前面就是混乱地区的第14区,整个区域就是一座巨大的工厂,不眠不休的生产着非法商品。那儿污染严重的一塌糊涂,人们得戴着防毒面具才能在地面上活动,生活娱乐主要在地下纵横交错的通道里。

幸好他们落脚的地方就在附近空气还尚可呼吸的地带——Kern又是一个急转弯,向几撞筒子楼冲去——就是那了。

车子离楼前横着的那些七扭八歪的铁丝网越来越近,但车速确只是与之不成比例的慢慢减小,Frasier惊恐地嚎了起来:“混账!你在干嘛?!刹车!刹车啊!”

“我也想哟!可是这该死的刹车!”Kern回嚎他。

听到这话Frasier的脸都扭曲了,他绝望而愤怒的看着Kern在撞上铁丝网的最后时刻还在疯狂的往右打方向盘。

“Kern你个婊子养的——!!”随着Frasier的一声怒吼车子撞上了铁丝网,后排的Alban差点给甩到前排来。好在经过在一连排的铁丝网轰轰烈烈的倒地后这车子总算是停下来了。

这个突发事件产生的巨大噪音引起了筒子楼里的居民们的一阵骂骂咧咧。一个小个子男人从楼里窜了出来,一步并作两步的奔到事故现场前,怒视着几个灰头土脸的人狼狈的从车子里爬出来。还没等小个子开口训斥Alban已经抢先把Kern拖了出来给了他几拳,Frasier似乎还觉得不解气,又补了几脚。

“好了,白痴们,告诉我你们来这干嘛?拆迁?”小个子没好气的问道。

Kern立马一骨碌窜到小个子跟前,一副犯了错的小孩子的模样:“我很抱歉哟,先生。我们是来这儿查案子的条……啊呸,警察,请问Finger先生在……”

“如果你们要找的是Forrest Finger的话,我就是。”小个子挑了挑眉。

“哇哦,真是巧哟!”Kern的表情立马换成了狗子看到主人时的样子,热情的同Forrest握手“接下来我们在查案子期间就要住在你这了哟!然后,这是Frasier Hunter和Alban White,我的好队友!”他又指了指身后的两人,Frasier立马回报Forrest一个灿烂的傻笑,而Alban只是默默的盯着Forrest。Forrest打量着这几位,他们看起来28左右,和自己差不多大,较为年长的Alban也顶多三十出头。“你们来察的案子……是那起连环杀人案吗?”

“正是!”Frasier抢先回答。

“呃,我也没什么别的意思……”Forrest顿了顿,在肚子里措着辞“这种大案子就派你们几位真的没问题吗?这可是混乱地区为数不多的惊动了政府派人来解决的案子哦?”Forrest心说果然还是太高估政府对混乱地区的重视程度了。

“别小看我们哟,Finger先生!我可是A大学毕业的哟,还跟一位很有本事的老师混过!”Kern抢着给自己脸上贴金。

Forrest也知道A大学有多么有名:“政府会派你这种宝贝来这种地方?”

“噢,后来我经历了场事故哟。你瞧,我半边脸和半个身子都是铁皮的,还有这儿,这。之后就被安排到来察这个案子了,是个军师角色哟!”

Forrest内心对此嗤之以鼻,军师?你确定你不是来当搞笑角色缓解队友心理压力的?同时也有点心疼这个被政府扔了确还引以为荣的白痴。

接着Frasier也自我介绍或者说自我夸奖了番:“我本来是个看牢的!不过一次跟犯人起冲突闹过头了就这么给调过来了。不过我观察能力还不错,打架也很在行!”

“吃饭也很猛哟,我又想起了他一顿饭十二个三明治的壮举。”Kern友情补充。

“我想你大概会很容易和14区那帮子人混一块的。”Forrest看了看他那张混混般的脸评价到。“然后那个叫Alban的,你不打算说点什么吗?”他又转向那个一直沉默着的人,他起码高了Forrest20厘米,一双蓝色的眼睛狼般尖锐,站在他目前Forrest不禁感到许些压抑。

“哦,那人不光是个哑巴,还是个面瘫哟!和他没法交流!”“不过据说这人之前是雇佣兵,狙击手,近身格斗也不错,不过可能比我差点。”那两人自己脸上金光闪闪了也不想想队友,而这位队友也没有对此作出什么反应。

听了这番自我介绍Forrest反而对这支送死队的前途更加担心了,不过转念一想毕竟是人家送死不是他去送死,也就决定闭嘴。“和我进屋吧,还有,别叫我Finger先生了,叫我Forrest就好。”

“哦,对了”Forrest突然想起了什么“我这儿有个家伙想加入你们。”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