蚊子呵呵呵呵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恋与捡垃圾是我心目中最好玩的恋爱游戏

看了太太画的现paro罗丹我还是没忍住下手了

既然主角是正三角,那反派就是倒三角咯。

这个人真好看【痛哭流涕】

禅亚塔:我终于找到解决人类和机器人之间问题的正确方法了!

废城14区【9】

混乱地区位于一个干旱的盆地中。围绕着这盆地的几座山脉分别是北部的γ山脉,西南部的β山脉,东南部的α山脉。位于β山脉南部的z国和位于α山脉南部的y国濒临海洋,尤其是z国的气候最为温和。而位于γ山脉的x国虽然拥有广阔的土地,却有大部分是荒漠和冻土。这样的差距最终导致了60多年前那场战争的爆发,它持续了十年之久(桀玛319-328)。在这场战争里,x国和趁火打劫的y国从z国手中获得了土地和金钱。这场战争被称作荒漠战争。没错,那片荒漠正是现在的混乱地区。自从那场战争后它便一点一点的变成了现在的暴力天国。

在荒漠战争结束的近四十年后,x国和y国又为争夺霸权和种种战后问题再次开战。当然,一直以来被压迫着的z国没有参加那场战争。因为这场战争的主战地在α山脉以及周围的高原,这场战争被称为雪原战争。它持续了五年(桀玛367-371),而Alban则是这场战争的亲历人。

 

桀玛369年,那年的冬天似乎特别寒冷,连Alban这种从小在雪山小村长大的人都有些受不了。现在的情况非常糟糕,Alban所属的军队被一支x国的军队所俘虏。而在之前,这支军队也已死伤过半了。之前y国的军队中流传这一种说法,x国培育出了超人般的士兵,他们可以作出很多人类无法完成的事情,超人的运动能力和负重能力自然不在话下,还有更扯的,比如长时间呆在大学中也不会冻伤,以把自己埋在冰雪下也不会窒息。据说他们神出鬼没,已经造成不小的伤亡。本来大家只是把这当成无聊的谣言,最多在空闲时间拿出来开涮。但在遭遇那支x国军队后,这种谣言似乎变得可信起来。在军队里目击过那种超级士兵的人越来越多,甚至连Alban也见过一个行动力不可思议的x国的家伙。虽然超级士兵并不是导致他们被俘虏的主要原因,但这的确是一件足以令人惊恐的事了

大雪封住了供给队的路,无论是x国的一方还是y国的一方都被这个恐怖寒冷的白色监狱困住,找不到那个炮火横飞的战场了。

已经没有足够的物资供这些人生存了。死亡开始蔓延,尤其是在俘虏中,当然这样没什么好奇怪的。俘虏们无法获得足够的物资(连俘虏他们的那方都无法保证他们的物资充足,哪顾得上他们?),还必须被迫参加劳动。

当时的Alban刚刚亲眼目睹了和自己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是怎么被流弹炸成一块块的肉片的,他从被俘虏起就是一副精神萎靡的样子,再加上又受了伤,现在连话也说不出了。x国的人看他这副样子觉得他也活不长了,就把他和其他一些重伤的家伙丢进一个还有些暖和的房间,免去每天的劳动,让他们养伤。养伤,虽然是这么说的,但实际上就是让这些毫无劳动能力的家伙等死,因为这没有足够的医疗用品。

突然有一天,房门被打开了,进来的人居然不是送饭的,而是两个工程兵。他们正费力的把一台一人多高的蒙着布的装置搬进房间。伤员们对这件事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有一个意识尚存的人用探究的目光看了过来,他就是Alban。

等他们好不容易把所有的装置都搬进房间,其中的一个有些担心的看着角落里那些伤员问另外一个:“嘿,这好歹也算是国家机密了,光明正大的给敌国的人看会不会不太好?”

另一个正忙着翻自己的工具箱,不耐烦的答道:“你就知道胡思乱想,这些都是半死不活的人了,活不到透露我国机密的时候的!别傻站着,过来帮忙。”他说的不错,后来这屋子人都死光了,就剩下了一个不会说话的Alban。

说着那人便掀开了其中一台装置上的布开始工作,Alban的眼睛也随着那人的动作因惊讶而瞪大了。露出的那台装置像是一个大铁盒,当那个工程兵打开了盒盖后露出了惊人的东西——一个人,或者说,一个机器人。没错,从它的关节处和身体上的一些细节和它身上连接着的各种管子可以看出,这正是常常在漫画书里出场的人形机器人。这个机器人现在大概是被关掉了,它面无表情,双眼紧闭。如果给它套上厚重的军大衣,再混在一大群普通士兵里,谁会注意到它的异样呢?

这样Alban也明白为什么会出现那种关于超级士兵的谣言了……不,现在这已经不是谣言了,这是事实。Alban依然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静静的看着那辆个工程兵忙碌的背影。但他的心却在狂跳不止。他能把这个消息传播出去吗?显而易见,这是及其困难的。本来他就几乎见不到还算健康的战友,而且他现在几乎丧失了语言功能,就算见到了也无法交谈,现在他甚至连纸笔也弄不到。再说了,就算把消息传递给战友又怎么样呢?路不知道何时才能通,这里不知道又几个人能活下来。就算路通了活了下来,他们能回到大部队吗?

他的心跳渐渐的回到了正常的频率,一股无力感取代了刚才的惊讶和激动。他只能在这躺在,最后死掉。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敌方在他面前摆弄那秘密武器。

他什么也做不到。


废城14区【8】

大脑因缺氧而几乎无法运转,这使得Forrest无法思考那个女人是何人,又是怎么潜入他的车的。此时,Forrest被求生欲占了大半脑内只剩下一个念头:

那个假想成真了!

突然,一串子弹毫无预兆的击碎玻璃飞过,玻璃破裂的巨响惊到了那女人,她立即松开了手撞开车门以极快的速度逃出。一阵枪声追着女人的脚步声响起。但此时Forrest并没有心情去顾及车外的情况如何,他正不住的激烈咳嗽,大张的嘴里溢出肺部分泌的液体,活像条离了水的鱼。

还没等他喘过气来,他身边的车门就被拉开了,而他则被拉开车门的那人粗暴的从车里拖了出来,然后被那人像扛棉花似的带向停在Forrest的车后不远处的另一辆车。Forrest挣扎着抬起头去看那人的脸,那人竟然是Alban!他又扭头去看那辆车,果然,是一个月前被Kern开着撞向自己家的那辆!他停止了一切动作,任由Alban把他扛到车前然后又把他塞到后座上,里面等着的两人一副情绪激动的样子,嘴巴张张合合的不停发出声音。

想杀了他的诡异女人。

突然出现的麻烦家伙。

以及……成真的假想。

为什么?

Forrest的脑子里一团乱麻。

 

车子总算开到了家。“下车吧,我他妈真是受够了!”Frazer叫了起来。“耶耶耶,下车吧哟!我也受够了哟!”“先等等,我有事想问。”一直沉默着的Forrest突然开口。Kern一副惊喜的样子回头瞧着他,生硬的扯着笑话:“嘿,你已经能说话了吗哟?我还以为你受惊过度要变成Alban了哟!”

“为什么,那个时候你们会突然出现?”

车内顿时安静了下来。Frazer和Kern不停的交换着眼色,Alban还是那副样子,把目光投向了车窗外。

“那么——至此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哟。”Kern首先开口,他像个犯了错的小孩子似的低着头躲避着Forrest的目光。“我们,最近一直在跟踪你。”

“多久了?”Forrest屏住了呼吸,脸色比刚才更加难看。

“快两个星期了……嘿,你他妈别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我们是为了你好!”Frazer忍不住冲着Forrest咆哮了起来“要不是我们,你早给那个怪物掐死了!一声谢谢不说反倒盘问起我们来了!混账!”

Forrest并没有给这一通吼给吓到:“我当然感谢你们。但是被别人跟踪总是会令人不愉快的,不是吗?告诉我你们跟踪我的理由。”

“真是的哟……Frazer你太暴躁了哟,先消消气吧哟……”Kern拍着Frazer的肩膀对他低声嘀咕着,但Frazer却不耐烦的甩开了他的手,狠狠推开车门下了车。“你自个对这个混账解释吧!老子不奉陪了!”他丢下这句话就大力关上车门,留下Kern一个人在那发愣。Alban也突然推开车门跟着Frazer下车了。

“哟……好吧,Frazer他脾气就这样,我想你应该多少有点了解吧哟?”Kern回头对Forrest尴尬的笑笑。“跟踪都原因我会向你一一解释的哟,我想你能冷静的听完的吧哟?我知道你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哟……”

“请讲吧,但是语言最好简洁点。”Forrest不这么礼貌的打断了他,要是任由他这么喋喋不休下去,估计他也要和Frazer一个反应。

“好的哟——请等我组织组织语言哟。”Kern这么说着低下了头沉默了一小会。

“首先,你知道我们是来办案子的对吧哟?我们的这个案子有很多诡异的地方……你可能有所耳闻哟。”

“是的,Sierra和我说过那些尸体的事。”

“好吧,她还真是什么都说哟……总之,我们和你一样,对那个杀人狂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一点头绪都没有哟。在今天我们跟踪你时我们也没有注意到有这么个女人哟,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潜入你的车子的——在出口处我们因为一些事耽搁了一会哟,在出来时你已经在发动汽车了哟——噢不,扯远了哟——我想说的是,不光那个杀人狂,被害者也有奇怪的地方哟。

“被害者们在14区的地位都没什么特别的哟,几乎干什么的都有哟。这么看起来这只是在毫无意义的杀人罢了哟——但他们都有一些共同点:身高165-170,来混乱地区大约1年左右,而且——都和你长的有六七分像哟。

“很奇怪,不是吗哟?目前我们的猜想是,那个杀人狂框定了一个范围,准备逐步把这个范围里的人全部抹杀哟。为什么要这样哟?也许是因为她想杀的人就在这个范围里,但她没有足够的关于那个人的资料哟,所以只能靠这种方式了哟。而且很不幸哟,你也在这个范围里哟。当然,我说过了哟,这只是一个猜想罢了哟。但是还是令人不住的猜测,那个人到底是谁呢哟?已经被杀的?没被杀的?或者是——你?”

“这……这种猜想太荒唐了!”Forrest瞪圆了眼睛,语气变得激动起来“一个人要去杀一个自己都没有掌握明确信息的人?这种人只有杀手吧?但杀手会接这种没头没脑的任务吗?……这不可能!太荒唐了!”

“但是你的确被袭击了哟!Forrest!”Kern直直的盯着Forrest的眼睛“我们也没有办法哟……我们什么信息都没有哟。除了跟踪你来冒个险,没有别的办法了哟!”

Forrest沉默了一会,然后慢慢的垂下了眼睛,身体微微颤抖。


“你们和他沟通的怎么样?”Douglas一边漫不经心的问着一边仔细的看着自己手上的几颗咖啡豆。

“什么你们……只有我哟。你知道Alban是不可能在这种场合派上用场的哟。”Kern瞅了坐在一旁的Alban一眼“然后是Frazer……”

“得了得了,别提了,我发火是我不对,行了吧?但那个矮子的态度实在是气人!”

“我觉得你还是收敛一点为好。”Douglas的目光依然没有离开那几颗咖啡豆“然后让我们回到正题吧:你们和他沟通的怎么样?”

“哦,好吧。我又在扯话题了哟。还不错哟,我和他说没准下次他还可能被袭击,然后他答应让我们当他的贴身保镖了哟。一切都很顺利,没什么奇怪的哟。”Kern耸了耸肩。

“然后你们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跟踪他了,是不是?”Douglas突然把目光从咖啡豆上移到自己对面坐着的那三位脸上,他的表情有些奇怪“我似乎从没听说过这个计划?”

Frazer微微皱眉:“不过是跟踪罢了……”

Douglas的声音不自觉的拔高了点:“而且还泄露了,就在刚才。如果他不是‘那个人’,那么这件事也可能会传到‘那个人’的耳朵里。如果他是,虽然我认为这个可能性不大,那么则更糟。”

总之就是让我们不要跟踪……他多少有点偏袒Forrest了,Frazer想。

“你问了他被袭击前的情况了吗?”Douglas很快恢复了原来那副病恹恹的样子。

“当然,他说他一个人开车无聊,然后就放了点歌哟。别的似乎也没什么心情说了哟。就这么点哟。”

接着他们沉默了起来。这点信息真是少得可怜,也没什么让人觉得奇怪的地方。而且由于现在复杂的情况他们并不能判断这话是真是假。

Frazer突然打破了沉默,问了个没头没脑的问题“Forrest开的是电动车对吧?电动车有多安静?”

“哦别提了,现在的电动车真是一代比一代安静哟。尤其是开在没车的路段,连轻微的呼吸声都能听见哟。这个问题有什么意义?”Kern一听到车子的事就忍不住嘴巴。现在的车子不但自身的声音很小,而且车子的隔音性很好。喇叭也改成了发射信号由周围的汽车接收到之后在车内响起的形式,可以说在这个时代住在街边是不会太吵的。

“慢着,呼吸声……”Kern似乎明白了什么。

在Forrest开始放歌前,在那段寂静里,他什么都没听到吗?没有听到那多出的呼吸声?

“那个家伙……没有呼吸吗?”

再结合它听到枪声后逃离的速度,惊人的力量,假发,无法判断的动机,这和它的外形——仅仅是远远的一瞥也知道是个妖媚的女人——产生的反差使人内心阵阵颤抖。

Douglas的目光又回到了咖啡豆上:“先别就这么下结论,也许Forrest就是在听到呼吸声后觉得心里发毛才开的音乐……一个普通人是不会想这么多的。”

“但是我们不应该排除那个可能……如果它就是那种怪物,它到底会是什么?”

Alban突然站起身来,从Douglas的桌子上找到纸笔写了起来。另外三人看着这个空气人突然参与了他们的对话,惊讶的就像看到一只苹果长出了两条腿并在他们眼前跑来跑去。

我见过。Alban把字给那三人看,笔尖在这几个字上戳了几下。

“详细说说,不,详细写写行吗?”

Alban微微点头,然后把凳子挪了过来,又要了几张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