蚊子呵呵呵呵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废城14区【6】

快中午了,吵闹了一晚上的地下通道终于安静了下来。Forrest总算是把手头的事忙完了,顶着一个沉重的大脑和一个轻飘飘的肚子向出口处晃去。大概是走了太多次的缘故,腿已经可以不用脑子来指挥,自己带着身体朝那移动了。

忽然,Forrest的余光扫到了通道边的Wood酒吧,一个穿的挺像知识分子的年轻人正快步从那走出去。“他大概是Wood酒吧今天最后一个客人了,现在去那吃点什么当做午饭也不错,”他有点费力的转动着浆成一团的大脑,“要是我再这么走下去,估计连我的腿把我带到了哪里都不能自察了。”于是Forrest就这么进了酒吧。

酒吧里还是老样子,但由于营业刚刚结束,几张桌子上的酒杯还没被收拾好。Sierra正小心翼翼的把桌子上的几瓶药收下去,Forrest大概猜到刚才出去的那个人是来干什么勾当的了。而Esther踩着椅子有些吃力的擦着比她还高的吧台。

“稀客啊,Forrest。”Sierra抬头见是Forrest,有点调侃意味的笑着打了招呼。

Forrest在吧台前找了个干净的座位坐下了,捏着眉头嘟囔道:“什么稀客啊,咱不是老相识了吗。”他说完了又揉了揉一边的Esther的小脑袋:“挺勤快的啊,帮姐姐做事呢?”

Esther不是个喜欢说话的小女孩,她只是轻轻咬了咬下唇却没做声。“她可乖了,但是你不乖。”Sierra撑着吧台笑道“自从前两个月你领了那三个家伙来之后你就几乎没来露面了,我都怀疑你是不是也给那个杀人狂开肠破肚了。”

“我最近不也忙着吗。还有,我饿了,你这有饭菜给我点吗?”Forrest不打算继续和她闲扯了,直切正题。

“噢!你暴露了你的真实目的了。”Sierra做出一副鄙夷的样子看着Forrest,但Forrest并没有对此作出什么反应,她便把那副样子收了回去“正好我们也准备吃午饭了,就顺便给你一份吧。你觉得土豆牛肉配面包如何?”

“好极了,请马上来一份。”Forrest现在可以说是饥不择食,空荡荡的胃部会让人味蕾的敏感度大幅降低。

Sierra退到店门后的厨房给Forrest拿了她说的那些饭菜,Forrest接过饭菜连谢谢都来不及说上一句就迫不及待的拿起调羹狼吞虎咽起来。他觉得自己大脑和胃部的饱满程度平均了不少。

“吃得真香,我都给看饿了。对了,之前没见到你一直不好抱怨,你带来的那三个家伙真够麻烦的。”

“怎么?”Forrest头也不抬。

Sierra抱臂抬头回忆着这些天以来的麻烦事:“他们先是花了一个月不到搞定了资金的事儿,之后就非常勤快的往我的酒吧里搬尸体。我估计我已经把那个案子里三分之二的尸体都研究过了,现在我看到尸体就恶心。”

“嘿,我吃饭呢,你却净谈这种恶心事。”Forrest总算把头抬起来了,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后也抱怨了起来“不过他们的确麻烦极了,天天不会累似的跑来跑去。我以前和你说过,我的房客之一——Douglas就给他们拐进了队,天天坐在电脑前给他们处理一堆事!”

“那他还真是够傻的。”Sierra站了起来,边帮Esther收拾吧台边评论道。

“我和他说过少和那些家伙混一块,没什么好的。不过我想他现在脑子里满是爱与正义,被骗的团团转。”

Sierra正用漂亮的手势熟练而快速的擦着还带着些水的酒杯:“我倒不觉得那三个人有多么聪明。你还记得那个叫Kern的吗?”

“记得,他烦的要命,想不记得都难。”

“那个Kern来我店里来得比你勤快多了,还整天送Esther布娃娃故事书什么的。可惜没一样送的让她满意。”听到这话时Esther脸上似乎是流露出了一丝不屑。

“哈哈,他是把你当成单亲妈妈追求了不成?话说回来,我还真是不懂了,你一个会解剖的家伙怎么还恶心起尸体了呢?”

“一部分是忙的恶心,还有一部分是——那些尸体,真的有够诡异的。”Sierra略略皱眉,摇了摇头。

“忙得恶心!但你总是因为各种原因没法拒绝那几个姓Sharp的,可怜的Sierra。”

Sierra一听到那个姓就立即把头转了过来,直直的盯着Forrest的眼睛:“我是看在Sharp叔叔的面子上——好吧,不全是。”

Forrest对那位Sharp叔叔和Sierra有什么关系没兴趣,但不禁对那些尸体起了些许好奇心:“怎么个诡异法?”

“呵,你想知道那些尸体的具体情况吗——他们可以说是一个死得比一个惨,有的叫得脸部肌肉都要给撕开了。我不认为一个杀人犯有那么可怕,我并不是没解剖过别的被干掉的尸体,没有谁像他们那样的恐惧。而且他们的死法也各不相同,有点给刀子砍死,有点被射杀——也不是什么特别的武器,在他们身上找到的子弹从我这都买得到。可怕的是那些被冷兵器干掉的,我觉得整个14区不会有几个人有那么大的力气。你想象一下——一个人被活生生的捶断脊椎,被一把不算太锋利的刀从前到后贯穿,连肠子都从伤口处流出来!我还在一些尸体的身上找到了些毛发,但那些毛发根本就是不是人类的头发,都是高仿的假发。那些假发都挺长的,还带卷,应该是女式假发……”Sierra冲Forrest描述着那些尸体的惨状,还刻意细致的描绘了一番尸体是如何的血肉模糊如何的扭曲。她满意的看着他挥动调羹的频率越来越慢,最后终于忍不住把盘子推开。

“那应该是一个有女装癖的壮汉杀人狂,这也完美的解释了为什么他们都那么恐惧。我饱了,谢谢款待。”Forrest强撑着调侃了几句,心里暗暗骂着Sierra这个家伙,蹭顿饭而已,至于这么折磨他吗?

Sierra还不忘再揶揄他几句:“刚才真是精彩的推理。”

“我得走了,有一个人在网上在我这订了一束玫瑰,出手还挺阔气的。我得回家看看我的玫瑰怎么样了,这种客人通常不好伺候。”

“慢走不送,看来你家后面的小花园没白弄啊,生意不错呢。”Sierra挥了挥手,目送Forrest走出店门。在这个无聊的地方还能想到要种花的大概也只有Forrest了,Sierra这么想道。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