蚊子呵呵呵呵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拆迁办】同居×美国南北战争背景Ⅳ

☆惨不忍睹,但我依然不要脸的发了

茶叶的房子后面有一块院子。前面是一块草坪,原主人就一直不怎么打理,茶叶更不可能去管,基本上是块杂草丛生的荒地。再往里走是片树林。树林中间有一小块坟地,格林太太就葬在那。在格林太太的墓碑旁还有一块不起眼的小墓碑,它要更旧一些,已经缠满了藤蔓,看不出上面的名字,不过也没有人在意它。

琳子意外的对园艺感兴趣,每天都乐此不疲的打理着那块草坪,把它修剪成一块漂亮的绿绒布。有时琳子会拉着挥舞一起去院子里,希望阳光可以给这个白到病态的女孩的脸颊上染上点桃红。蚊子最近还不知从哪找来了棵苹果树苗栽在角落里。

这个院子因为这些房客变得有生气了不少。这个结论是茶叶被强行拉到院子里喝下午茶得出的。茶叶不知多久前越发讨厌阳光,一呆在太阳底下就头昏脑胀,还好大家把桌子摆在了树荫下。茶叶有些无聊的眯上了眼睛,眼前在阳光下嬉戏的人们成了闪动的模糊影子。经过几个月的相处,茶叶觉得自己与这些家伙越发亲密,已经不只是房客或者朋友,而是家人,似乎他们本来就一直生活在一起般的感觉。茶叶越发希望他们谁也别提前参军的事,因为一参军就恐怕再也见不到这些可爱的家伙们了……茶叶微微摇头,把这个令他不安的想法逐出了脑海。

“……一直躲在阴影里,不去参加任何社交活动,真是像个鬼魂一样呢,茶叶先生。”耳边是98的声音,他微热的吐息调皮的吹在茶叶的颈脖上。草坪上的人们并没有察觉他们两个过分亲密的举动。茶叶把视线转到贴过来的那张脸上。98依然挂着与平常无异的精神的微笑,似乎刚才的暧昧举动不过是小孩子的把戏罢了。不,还是有些不一样的——茶叶看向他的眼睛,不同于平时的孩子气,此时那双红褐色的眼睛里带上了点难以琢磨的危险。“我可以把这理解为你在调情吗,98?还有,我想我们的关系已经亲密到可以不用再名字后面加上先生的程度了。”“那么你想和我的关系更进一步吗?”茶叶微微拉远与98的距离,目光往下扫去,微微勾起的嘴角,闪闪发光的铁质五芒星项链,骨节分明但又不显粗糙的双手……也许他会是个不错的情人?98绅士的等待茶叶的目光打量完他全身“能在这里发现一个和我一样又恶趣味的家伙,我真是个被神爱着的人呢。”“如果我不是呢?你又怎么打圆场?”茶叶偏了偏头,再次眯起眼睛。“那就随便扯个谎糊弄过去好了。”98恶作剧般的笑笑,拈起餐盘中的一小块巧克力塞入茶叶嘴中,自己趁着茶叶愣住的一刹那把鼻尖埋进茶叶的银发中猛吸一下,让茶叶的体香充盈自己的鼻腔,然后起身走向阳光下的那块草坪,回头朝茶叶吐了吐舌头。茶叶轻笑了几下,感受着巧克力融化在口腔中的浓郁的醇香……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