蚊子呵呵呵呵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拆迁办】同居×美国南北战争背景Ⅱ

☆仓促的撸出来的东西,不忍直视

☆终于集齐拆迁办了


双胞胎来的那天的夜晚下着大雨,把外面的小路淋成了泥塘。茶叶已经上了床,看着斜打在窗户上的雨珠等待意识模糊。突然,在噼里啪啦的雨声中夹杂了几声敲门声。一开始茶叶以为是自己最近几天一直盼望着有房客来看房子导致了幻听,他摇了摇头翻了个身。但敲门声不依不饶的继续响了起来,茶叶终于确定这声音是真的存在。他不得不起身点上了提灯下楼,还顺便拿了几片面包和一条毛巾(现在来敲门的八成是来找个过夜的地方的流浪汉,还给淋成了落汤鸡)。门外的人是一位个子挺高的小姐,浑身都是泥水,狼狈极了。但经过简单的整理还看得出来是个可爱的人。她首先打破沉默自我介绍道:“您好,先生,我是琳子,来这里是想租房子。”“但是,您真的有必要冒雨赶过来吗?”茶叶看了看琳子的装饰,都是不错的衣服,披肩也是用上好的羊绒制成的,这样的人不会没有钱去旅店住一晚的。琳子温和的笑着说:“因为……我有急事呢。”

 

第五位房客是蚊子小姐。她长着一张亚洲脸(当然,茶叶并没有亚洲脸这个概念,他只是从她的肤色推测她是不是印第安人),带着一顶造型奇怪的帽子,穿着厚重的绿色棉大衣(亚特兰大并没有那么冷,所以茶叶不大理解她这种衣着)。从她进门一直到选定房间,茶叶都觉得这个人简直是在梦游似的,他说一句,她过了半天才搭一句。不过也不像是会令人操心的样子,茶叶也就不再挑剔她的性格了。最后茶叶要退出房间之际,她终于主动了一回,往茶叶手里塞上一只苹果:“那么,谢谢你啦,叶子先生。”突然听到这么亲切的称呼,茶叶一时有些语塞。还没等他回答,蚊子已经关上了门,把他隔在外头。叶子……?这个亲切过头的称呼似乎以前也有人这么叫过,茶叶握着那个苹果胡思乱想着。

                                                                                       

几天后的一个清晨,茶叶家的门再次被叩响。门前是一个年轻男人和一小女孩。“您好,先生,我是98。那个女孩是我的侄女,挥舞。”男人首先笑着伸出了手,女孩有些害羞的往98背后藏了藏。茶叶有些迟疑的回握。“您好,我是茶叶。我们进屋说话吧。”茶叶领两人到餐桌边坐下,正在享用早餐的各位纷纷向新成员打招呼,琳子和茶叶为他们端上了早饭,两人也没有拒绝。“我是格林太太(房子的原主人)的远亲。以前接到了她的邀请,但是在来的路上耽搁了很久。恩——她现在还好吗?”茶叶被这么一问感觉有点噎,别的人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餐桌上顿时静了下来。“格林太太……已经在一个月前因病死去了。”98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一旁的挥舞已经被吓晕过去了。“可怜的挥舞!”古阁和结罗连忙站起来把挥舞抬到沙发上去,坐在酒架附近的神游的蚊子经过琳子和茶叶反复的使眼色终于想起应该去拿一瓶白兰地。挥舞喝了一点白兰地后终于恢复了一点意识,大家的目光重新聚集到98身上。“茶叶先生,我非常想留在亚特兰大,请问我可以在这里租一间房子住吗?”98热切的看着茶叶。“当然,我求之不得。欢迎您入住,先生。”




评论

热度(5)